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!
  • 本栏最新文章
摄影专辑AD
  • 本栏推荐文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64884.com >

442448香港 电影绝对是

时间:2018-06-07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

卓顺国对中国电影有着极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。本报记者 王海欣 摄

1000个江湖人心中就有1000个对江湖的理解,电影亦然。在著名制片人、策划卓顺国心中,“电影是好玩的东西,喜闻乐见的东西。”卓顺国,历任北京紫禁城三联影视发行公司总经理,乐视娱乐投资有限公司总裁兼总经理,龙标(北京)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,担任过多部影视作品的策划、制片和发行工作。近日,卓顺国做客京华茶馆,回顾了他从一名电影记者走向电影经营的往事,分享了他在电影圈的幸福与失落。他认为,目前最重要的责任是用自己的经验和资源,给青年导演一个实践的机会。他谦虚地称之为“合作”,而不是“扶植”或“培养”。

从记者到经营缘于“不满意”

卓顺国说,他是因为喜欢电影而不满足于看电影、评电影,逐渐从媒体走向了电影经营的领域。带着满足的笑容,卓顺国回忆道:“我以前也是电影记者,和你一样采访编剧、导演、演员。那时是吴天明、唐国强的时代,汇集了《野山》《黄河在这里转个弯》等影片。看到不满意的片子,我也有指手画脚的欲望。因为喜欢电影,总期望有更好的作品出现,总觉得当时的电影与观众之间是有距离的。所以便想着自己来实践,拍一部好看的电影。”逐渐卓顺国从媒体过渡到电影经营,这时他才发现,电影经营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容易。“电影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,投资者背负的责任太多。”

在电影圈浸淫了20多年,卓顺国实现了最初“拍好看的电影”的梦想了吗?他认真思索了一下,“有不少的代表作。1994年,我担任制片人做的第一部贺岁片是和冯巩、刘德华合作的《狂妄俄罗斯》,这是第一部在俄罗斯拍摄的中国贺岁电影,当时是票房口碑双丰收。也是因为这部片子的关系,我和冯巩有了很深的友谊。就最近的一部电影来说,《决战刹马镇》是一部不错的电影。作为制片人,我认为它是一部好电影。”

电影制作是个巨大的蒙太奇

卓顺国介绍说,制作电影是一个漫长的工程,财神六肖王 《8090向前冲》俞灏明转型演技派,“最重要的是要有独特性,找一个好的创意很重要。从好的创意到好的故事,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再加上人物、对白、场景描写等剧本的构思,到寻找合适的主创包括导演、演员、服装、美术、灯光、音响等整个执行创作过程,长达一年之久。这个过程也只是一部电影的制作和完成阶段。最后还有宣传发行营销等环节,这样才是完成了一整个电影项目。所以说,做电影项目不仅仅是剧本和制作的过程,而是把创意一直进行到后续产品开发和海外版权的落实,是一个比较完整的连接整合。”

访谈中,卓顺国将蒙太奇这一词汇借用过来,用在了电影项目的组接上,他说:“将不同人物、时间、场景,放到一个项目的资源配置上进行组合。一个电影项目的完成,根据不同的电影性质又有不同的周期,大片一般两年到三年。我所经历的最快捷的电影,如《离开雷锋的日子》,70天,这需要方方面面的组织工作非常充分和紧密才能实现。”

应多给青年导演展示机会

去年,中国电影总票房突破了100亿元。在可喜的形势中,卓顺国一方面为中国电影市场的繁荣感到高兴,另一方面又为长期被几大导演“垄断”的卖座沙龙感到惋惜。他说:“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6亿票房,到现在的100多亿,可以看出中国电影市场发展较快,甚至有越来越快的趋势。但管理人员也应该看到,担纲今年贺岁档创作的,还是当初90年代甚至80年代活跃的导演,很少有青年导演的扛鼎之作。”

在卓顺国担任乐视娱乐总经理时,他大胆选择广告导演李蔚然合作拍摄了电影《决战刹马镇》。该片被评为“史上爆笑频率最高的电影”,票房也随着口碑直线攀升,首周末便以2500万元登上周冠军宝座。“这是他独立执导的第一部电影,我要求不论多大的明星,在剧组一定要服从导演的指挥,因为这是‘李蔚然导演的作品’。事实证明青年导演是有能力、有建树的,他相当出色地完成了任务。”

如今青年导演的出身呈现多元化的趋势,从学院派到海归派到草根阶层,比比皆是。卓顺国说,多元化的出身导致了他们创作的异彩纷呈,“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情怀、风格和人生观、世界观。他们想象丰富,想法深刻,和现在年轻人的生活、情感更相通,能把更新鲜、时尚的元素融合进来,用艺术的方式体现在电影中,他们有更多的基础和机会,创作更年轻的观众喜欢的作品。”

他建议应该多给青年导演实践的机会,“电影是一种组合的艺术,需要导演有把握,但不需要他面面俱到,虽然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实践,但我们可以充分相信他们,把我们的经验附着在他们身上,使他们没有后顾之忧,使他们大胆创作。”

投资方和导演双赢是目的

电影市场很残酷,通常制片人都会保守地选择比较资深、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,将钱投资在青年导演身上是否有风险?卓顺国大方承认,选择青年导演合作,是为了实现双赢的目标,“我不赞成说我们是在‘培养’青年导演,我们之间是合作和分享的过程,如乐视娱乐和李蔚然导演,我们对他的创意有需求,为他提供制作的机会。导演只负责艺术的把控,其余行政、技术和市场的问题都由投资者解决。同时,我们也希望他能充分发挥聪明才智,不要浪费投资,一起合作创造价值。这种价值包括商业价值和人生价值。我们不仅分享了商业价值,将来还将分享他的荣誉。”

好制片人善于发现独特性

因为制片人掌控着经济命脉,有一种说法是“青年导演更多地被缺乏商业经验、自我膨胀的制片人绑架了”。对此,卓顺国完全否认,“商人重利很正常,但电影的真正把控还是在导演手中。《疯狂的石头》成功后,跟风诞生了一批黑色幽默喜剧,但最后偃旗息鼓,商人得不到盈利也就不跟了。”卓顺国则认为,“更好的制片人应该是善于发现独特性和创新性的。发现独特性的导演,选择有独特性视角的剧本,有独特性的宣传发行营销,才能做出好的电影。”

推及圈内的好制片人,卓顺国对张和平倍加推崇,“我觉得他是15年来无人能超越的第一位制片人。他善于把创作的艺术和管理的商业元素结合起来,这样的人不多。”在圈内反观,卓顺国笑道:“有钱的人很多,他们能把全亚洲的明星大腕聚在一起,但只有简单的商业性,是否有思想性和艺术性,则不得而知。像张和平这样的,才是真正的制片人。”

如今,卓顺国离开了乐视娱乐,创办了自己的龙标文化。他说想把创意、经验在新的平台发挥出来,“我有一个老师在电影界是很出色的人物,他要求我能统领一个电影的制作和完成,对电影领域的各个方面有切身的了解,把这些了解统合起来,抓到电影项目更多本质性的东西。我离这个要求比较远,现在终于有机会,把我组合的能力、资金运用的能力、宣传营销的能力、院线影院发行市场的推广能力,方方面面组合在一起,成功的机会稍微大一些。”

上一篇:跨年大战烧钱2亿
下一篇:没有了